冷門歌曲分享|朱七《樓臺 Butterfly Lovers》 feat.周深|梁山伯愛上的是男子的祝英台,古典同志新視角

1646405677 233016247f74f853faab8703ffab3cec - 樓臺, 朱七, 梁祝, 同志, 周深 - 耽向通車

作者朱七作詞作曲的古風歌曲《樓臺 Butterfly Lovers》,與其美聲被讚「上天賞飯吃」的中國歌手周深一起合唱,透過歌手周深亦男亦女的天使美聲與演唱技巧,渾厚清朗的男聲朱七與周深完美演繹出新的巧思。這首歌可以說是一個女子愛上一個男子的故事,也可以說是一個男子愛上另一個男子的故事,有男性同志元素在其中。歌詞深刻而動人。歌詞曲目巧妙配合,歌詞既像一首詩,也像一齣戲,讓聽眾隨著兩位主角情緒跌宕,韻味雋永。不變的是為這段絕美愛情為之鼻酸。希望大家不要錯過這首難得又美麗的歌曲。

古典梁祝新繹,梁山伯愛上的是一個男子

《樓台》是一首後座力非常強的歌曲。因此小樂特別想介紹這首冷門但超好聽的歌曲。這首歌的構思來自於經典愛情戲曲《梁山伯與祝英台》。大家都知道是祝英台女扮男裝去讀書,愛上梁山伯,十八相送途中平頻頻暗示自己是女子,但梁山伯木頭腦袋始終不了解對方心意,直到拜訪祝家才恍然大悟。而才子朱七在梁祝的故事中,用他的話,找了一個頑皮的視角,認為梁山伯愛上的是作為男子的祝英台。這就是這首歌的由來。

想寫一首梁祝,早已想不起來最初的念頭了。歌裡這個或許有些許“頑皮”的視角,也很早便存在了。我總是忍不住要去想:在這個故事廣為流傳的那麼多年裡,一定曾有一些人,在心裡固執地認為,梁山伯愛上的,就是男生的祝英台,對嗎? 每每樓臺會的旋律在提琴上幽幽響起,思緒便跟著遊走。那兩個人,在柔腸百轉的短短幾句對話裡,到底說了些什麼?又沒說出什麼?謎底揭開的時候,往往便是故事的最高潮了。來斷章取義吧:“二年,山伯訪之,方知其為女子,悵然如有所失。” 於是,這個淒美的愛情故事,似乎就有了一些“更複雜的真相”,忍不住,便篡改了劇情,還望聽者諒解。當然,既然蝶已展翅,歌中唱了什麼,就任由聽者深深淺淺地,各執一詞就好。—《樓臺 Butterfly Lovers》詞曲作者朱七

來源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OTrZ7JOi1VE&list=RDMMOTrZ7JOi1VE&index=1

跌宕起伏,梁祝各有其複雜心事

《樓台》這首歌中,梁山伯與祝英台仍然相愛,但被創作者改編後,阻隔兩人的不再是世家背景,而是性別。祝英台雖然女扮女裝,但她從頭到尾都是以真實的自己愛著梁山伯。但梁山伯在山中讀書認識、愛上的祝英台,一直是個男人。因此懷著期待、雀躍,闊別兩年再次重逢,梁山伯見到作為女子打扮的祝英台走到自己面前,失望且難以接受,悵然若失,他愛上的男人好像就此消失了,深感自己被欺騙,因此說出「那個纏綿的男孩,換成鳳冠裙擺」以及「他已消失 不留一字」。而祝英台意識到梁山伯知道真相的錯愕,也變得緊張不安,她也曾努力暗示,但對方沒能讀懂她的委婉。

梁山伯說出「你不是」後,祝英台反駁「我如何不是?」,對祝英台來說,她無論是男是女,仍然還是梁山伯愛上的那個人。因此提出「何必辨雄雌?」的疑問。難得兩人多年同窗累積的心意都是「光陰虛擲」嗎?周深的歌聲中,聽眾可以感受到祝英台錯愕中,仍極力去挽留梁山伯,最後難過看著對方離去的痛楚。

你不是 你不是(我如何不是)

十八里路綿綿情絲(伴你蒲葦磐石)

從此窗櫺簷角相思(我夜夜相思)

他已消失 不留一字(山伯未遲 蝶已展翅)

—《樓臺 Butterfly Lovers》詞曲作者朱七

創意補足古典梁祝不合理的空白

古典經典戲曲《梁祝》,這個故事其實有個特別不合理的轉折,就是在十八相送中,祝英台雖頻頻暗示自己是女子,並愛慕著梁山伯,但梁山伯始終聽不懂。如果同樣喜歡祝英台,梁山伯怎會沒有意識到祝英台的心意呢?搞不好梁山伯就真的把祝英台當作好同學呢!而祝英台說自己有個九妹,想介紹給梁山伯時,梁山伯似乎也很高興。直到梁山伯如約去拜訪祝家,順便看看九妹時,才知道祝英台是女子。接著兩人互通心意,梁山伯想要娶祝英台為妻觀眾不太能了解,梁山伯中間心境轉折究竟如何,他如何恍然大悟之後,意識到自己喜歡祝英台的?同窗之誼昇華成愛情?因此小樂覺得這首歌巧妙之處,雖然是創作,但也厲害的補足戲曲中這個轉折的不合理,被朱七鑽了空子。

超越性別的愛情,梁祝兩人不分對錯

作者朱七在歌曲創作介紹中提到自己的想法:

推開一扇門,便走上一條路。

總有些人,走在了那些,較少人會走的路上,身懷禁忌、小心翼翼。

然而,情愛之路,本不該受到任何限制,無論是家世年齡地域經濟相貌學歷甚或性別。

難的是,他(她)明明就在眼前,你因何視而不見?

—《樓臺 Butterfly Lovers》詞曲作者朱七

即使結局令人感到一點鼻酸,對梁山泊來說,他愛的人消失了對祝英台來說,這段感情「既相識,又相知」,但最終她愛的梁山伯卻離開了。兩人認知不同,最終留下無限遺憾的「各執一詞」四個字。這次梁山泊不是被權貴勢大的祝家逼走,而是自己主動離開。而作者朱七提出一個疑問,愛情不該被外在條件所限制,為何你愛的人(祝英台)就在面前,你卻沒有意識到呢?可惜共有一段美好回憶的兩人,最終就此錯過。

小樂以為,朱七理想的愛情的境界,對俗世的人們特別難,作者朱七將外在的條件包括年齡、家世、外貌,甚至性別通通剝開,只想留下最初始的本質。然而愛本身就有其複雜性,能夠透析自己心意的人少之又少,不然為何人們總是錯過一份真誠相待的心意呢?

回到頂端